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高手聚义堂心水论坛 >

高手聚义堂心水论坛

将时间和金钱花在情感消费中 Z世代捧红了“盲盒”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2-01

  最近,盲盒的火爆引发了市场对行业的探讨,各类观点似乎都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质疑盲盒经济带来的影响。然而对于真正的年轻消费者来说,媒体的抨击似乎完全没有影响他们消费的热情。一位网友表示:“本来不知道盲盒是什么,但是最近看到网上都在说这个,就去了解了一下,发现盲盒也太可爱了,就入坑了。”

  从网友的态度中,我们似乎并未看出这些盲盒“主力”消费者们对这种玩法的反感。那么作为接触盲盒最深的盲盒爱好者们,又是如何看待盲盒的呢?

  “这些新鲜事物刚出现的时候本来就会引起争议,之前牛仔裤刚刚流行的时候不是也被批评的不行,说什么奇装异服之类的。”玩家华仔对当前盲盒玩法的争议不以为意,“我觉得现在盲盒引起争议挺正常的,毕竟是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初核组对张伟问题线索进行综合研判时,高。好多人不就是喜欢批判年轻人吗?”

  另一位盲盒爱好者小佳也有着类似的态度。小佳接触盲盒三年多,几乎购买过市面上所有的主流盲盒,对当前外界对于盲盒的看法,她也并不是很在意。

  “我看到过一些文章,说我们买盲盒是为了炒价,或者说我们被割韭菜,在交智商税……但这些文章的作者又有几个真正玩过盲盒?无端揣测得来的观点根本站不住脚,都是一些外行来对我们的行为进行猜想,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的。”小佳说道。

  与华仔和小佳的不以为意相比,玩家阿夜对网上的看法则显得有些愤愤不平。“挺烦看到那些说盲盒在割韭菜的观点,我一个成年人花自己的钱买喜欢的盲盒就是韭菜?那买彩妆的、买大牌包的,大家都是韭菜了!”阿夜觉得这些舆论都十分“扯”。在他看来,不懂盲盒的那群人总是对年轻一代的东西有着各种“挑剔”,盲盒玩家没有必要去关注这些。

  与阿夜有着一样看法的潮玩玩家不在少数,就算看到很多批评的消息,大部分盲盒玩家也并不在意,甚至有些抵触。比起网络热炒的盲盒割韭菜、套路等观点,真正的盲盒爱好者们更在意自己的消费感受。

  之所以出现盲盒火爆这一现象,与盲盒的主要受众——Z世代年轻人的特性有关,他们作为物质条件极为丰富的一代,不必担忧物质匮乏,但同时又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们,现代社会快节奏的生活让他们更加孤独,在消费中收获陪伴与精神寄托便成了他们的精神诉求。盲盒除了是精致的消费品以外,还成为了年轻人忙碌且孤独的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乐子”。

  “开盲盒时那种不可预知的感觉让我觉得很兴奋,会有那种刺激和惊喜的感觉。”华仔在谈及盲盒消费的感受时说道,虽然买过上千款盲盒产品,但是自己一直坚持单抽。“有些人喜欢整套整套的买盲盒(即一次性购买某一系列盲盒的所有款式),但是我觉得那样就失去了抽盲盒的乐趣了,对我来说,最吸引我的还是这种不确定的感觉。”

  除了在盲盒消费中获得刺激,还有一部分盲盒玩家是为了自己喜爱的艺术家。“以前我都是买手办和模型,基本随便一个都是上千块的,还有上万的,”一位喜爱在社交网站上上传盲盒开箱视频的UP主张闷闷在谈到自己的入坑经历时说道,“不过后来好多我很喜欢的做模型的原型师、设计师,都推出盲盒了,同一个设计师作品,以前上千块,现在几十块,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啊。”

  图:张闷闷很喜欢的一款Mighty Jaxx×Freeny海绵宝宝解剖盲盒

  为了收集喜爱的艺术家盲盒,张闷闷在一次限定盲盒发售时跑遍了所在城市的各大销售门店,“门店比起网上还是好抢一点,在网上你要和全国的粉丝作战,在门店里只要跑赢你旁边的同好就行。”谈起这段经历,张闷闷还是十分珍惜,“发现时很欣喜、排队中很焦急、拿到手后很满足。”除了盲盒本身,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付出带来的情绪波动也是他的快乐源泉之一。

  不管是为了消费时的兴奋还是收集时的满足,Z世代们都是在通过盲盒让自己更加快乐。“有些人喜欢喝可乐和奶茶,有些人喜欢买游戏买衣服,喜欢盲盒和喜欢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区别,都是让自己开心嘛,我们就是把可乐啊奶茶啊替换成盲盒而已。”小佳示意了一下隔壁排着长队的奶茶店。

  不过,对除了丰富的情感享受之外的东西,例如用盲盒赚钱、炒盲盒等行为,盲盒玩家们都不太感冒。“对这个兴趣不大,买盲盒是为了自己喜欢啊,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谁会拿去卖啊,反正我是不卖。”张闷闷说道。

  当被问及自身或身边是否有朋友在炒盲盒时,所有的受访者基本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跟我一起玩盲盒的朋友都没有在炒盲盒的,甚至都基本没有金钱交易的。”阿夜表示,在普通盲盒玩家中最受欢迎的交易方式是线下换娃,“你有我喜欢的款式,我有你喜欢的款式,大家约个时间出来换娃,还能交个朋友。”

  华仔则认为炒盲盒不是一个赚钱的好方法,“我觉得炒盲盒还是不太靠谱吧,盲盒打开一看,如果不是隐藏,直接就是赔的,你要说是隐藏款、稀有,那也不是每个隐藏款都有升值空间的,而且现在主流盲盒的隐藏款比例是1:144,你怎么就能确定自己每次都能抽到稳赚的隐藏呢,这得多大的勇气去炒啊,回报根本跟不上。”

  另外,也有部分玩家对炒“盲盒”这一说法并不认同,热衷收藏盲盒设计师画稿与限定作品,顺便也购买盲盒的李抠抠认为,现在媒体热炒的升值空间很高的“盲盒”,实际上绝大部分都不是真正的盲盒,而是设计师们推出的一些限定潮玩、艺术作品,“有些时候看他们把盲盒和限定潮玩的概念混淆,还觉得挺搞笑的。”

  事实上,盲盒对于当代年轻人,就好比蛤蟆镜、喇叭裤之于70年代末80年初的年轻人,在大众的目光里,拥有这些不是酷,而是“堕落青年”的象征。年轻人喜爱的事物总是先受到质疑,但玩盲盒的年轻人坚持认为为自己的需求付费为什么要在意他人的看法?而造成消费者与舆论持有的观点完全相反的根本原因,在于掌控舆论的中年人不愿理解,甚至摆出高姿态蔑视年轻人的爱好。在当下消费逻辑和消费模式变革的大背景下,年轻人已经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导力量,大肆批判整个行业的消费模式,实在有失偏颇。因此与其批判和质疑,不如去买一个盲盒,体验一下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并试着理解和尊重。